四川悬崖村收获最美爱情 第一个大学生媳妇留村当幼教

2017-10-10 14:20:00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作者:

  

  ①9月26日,沼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勒尔组幼教点的吉伍尔洛老师背着孩子爬钢梯。在以前没有钢梯时,她从山下到山顶要6个小时,如今只需要2个小时左右。

  悬崖村收获最美爱情 第一个大学生媳妇留村当幼教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梁波 徐湘东 雷远东 谢凯 凉山昭觉摄影报道

  9月22日下午5点,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勒尔组,宁静祥和。

  “嗨,您好!”稚嫩的普通话声音,从身后传来。转身,土坯房旁,一个孩子满脸微笑望着记者。

  去年5月前,因为出行只有一条绝壁藤梯,这里被称为“悬崖村”,全国闻名。特别是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还提到了“悬崖村”的出行问题。

  如今,藤梯变成钢梯,一共2550级;村里有了幼教点,老师教孩子们学说普通话……细数村里的“巨变”,阿土列尔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刚才用普通话招呼陌生人的孩子叫某色阿花,搁在以前,她早就躲得远远的了,“孩子变得大方开朗,与幼教老师教导有关。”

  “悬崖村”勒尔幼教点,有两位幼教老师。其中一位叫吉伍尔洛,今年28岁,是悬崖村史上第一个嫁进村的大学生媳妇。

  爱情的力量,让吉伍尔洛选择嫁进“悬崖村”;因为这里孩子太可爱,她选择留在村里,当幼教老师。

  “每个人的幸福,不在乎嫁到什么地方。”吉伍尔洛说,“这里孩子太需要我们了,我不留下,谁又留得下?”

  

  悬崖村钢梯共用钢管6000根120吨,共有梯步2550级,共计耗资100多万。

  缘分到了 女大学生爱上协警帅哥

  吉伍尔洛个子不高,面容清秀。她出生在西昌市西郊乡张家屯村。尽管是农村,但这里距西昌市区只有8公里。

  她的丈夫吉巴日洛今年27岁,土生土长的悬崖村人。初中毕业,他就不读书了。18岁,他第一次到了西昌,那是他参军入伍路过这里,“我非常羡慕住在邛海边的人,他们回家不用费力,更不那么危险。”

  吉巴日洛说,入伍当兵,是他迄今最拿得出手的经历:“部队期间,我参加了转士官考试。可惜,我只有初中文化底子,没考上。”

  从部队转业后,吉巴日洛回到凉山。“我不想回村,除了山,什么也没有……”吉巴日洛通过朋友介绍,在西昌当上了一名交通协警员。“就是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她!”望了一眼吉伍尔洛,吉巴日洛满眼柔情。吉巴日洛的执勤岗位,在西昌市西郊乡张家屯村附近。当时,吉伍尔洛在西昌学院彝文系读大学。时逢周五,从学校回家,吉伍尔洛会路过执勤点。“他穿警服的样子,很帅。”吉伍尔洛每次经过,总想多看他一眼。久而久之,两人认识了。经过接触,吉伍尔洛渐渐爱上了这个昭觉小伙子。两人简单平凡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吉巴日洛告诉我,他的家在悬崖上,回去一趟,要爬藤梯,不仅累,而且危险。”对于吉巴日洛的家,吉伍尔洛根本没在意,“缘分到了,哪管他的家在哪里!”

  

  ②吉伍尔洛老师和她的老公吉巴日洛一家。

  首次回村 爬藤梯爬了六个多小时

  交往两年后,吉巴日洛准备向吉伍尔洛求婚。

  吉巴日洛把求婚日子选在2015年情人节。他带着吉伍尔洛,还邀约很多朋友,一起去邛海玩。

  在邛海边,吉巴日洛用手机播放“情人节快乐”,然后走到吉伍尔洛面前,大声对她说“嫁给我吧!”吉伍尔洛没有犹豫,爽快地答应了。她说:“嫁给他,我有安全感。”

  2015年3月,两人在西昌举行了婚礼。当年10月,儿子诞生。

  去年4月,吉巴日洛决定带吉伍尔洛回一趟村:“儿子一岁了,再不回去,说不过去!”

  从西昌出发,坐两个多小时客车到昭觉县城,再转车,一个多小时后,才来到回村山脚下。

  吉伍尔洛第一次到阿土列尔村,望着绝壁上的藤梯,她的心里不禁犯怵:我能爬上去吗?吉巴日洛知道,第一次走藤梯是什么感觉。他鼓励吉伍尔洛:“别担心,你爬不动了,我背你。”吉巴日洛背着很多生活用品,吉伍尔洛则背着儿子。这样一来,她爬起藤梯来,就更吃力了。一路上,不知道歇息了多少回。“反正,吉巴日洛回家只需一个小时,而我足足走了六个多小时!”吉伍尔洛说,“那条路,对于我来说,真的很累!”

  来到村里,看着土坯房,吉巴日洛很不习惯。“村子像与世隔绝了一样,真的很心酸。”吉伍尔洛说,她一直没把自己嫁到悬崖村的消息告诉更多人。“一个人的幸福,不在乎嫁到什么地方。”吉伍尔洛说,“我现在很幸福!”

  

  ③吉伍尔洛老师(穿白上衣者)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

  留下任教 这里的孩子太需要我们

  上午10点,背着儿子,站在幼教点屋后坡地上,吉伍尔洛在等村里最后一个孩子来上学。

  吉伍尔洛发现,峡谷对面悬崖上的哈甘乡瓦伍村,现在同样也架起了钢梯路。“……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身后飘来熟悉的歌声,吉伍尔洛扭头一看,是丈夫吉巴日洛。

  “尔洛,你在这里?”吉巴日洛招呼说。

  “我在这里等一个孩子……”吉伍尔洛笑着回答。

  走近,吉巴日洛先摸了摸儿子脑袋,顺手又摘下一朵野花,插在妻子发髻上。

  丈夫的小举动,吉伍尔洛有点不好意思,两颊泛红。“走,回去吧。那个孩子已经来了。”吉伍尔洛催促丈夫走前面。

  从西昌学院毕业,吉伍尔洛本可以在西昌当老师。但和吉巴日洛结婚当年,四川省委、省政府再度将凉山彝区列为精准扶贫重点地区,新增17条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实施“一村一幼”计划。

  得知这个消息,吉伍尔洛再次作出决定:留在悬崖村,应聘当幼教。

  2016年9月,吉伍尔洛通过考试,成为悬崖村第一位幼教老师。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位女老师,名叫甲拉曲洗。

  吉伍尔洛说,选择留下,爱情的力量有,“但最主要还是这里的孩子太需要我们了!我们不留在这里,谁又留得下来?”

  吉伍尔洛选择留在“悬崖村”,她的妈妈起初不太理解。原因很简单:太艰苦!

  刚来时,妈妈很难打通吉伍尔洛的手机。只有她打给妈妈,而且要走到离家200米的悬崖边才有信号,“听说我上山要爬6个小时,妈妈就更心疼了!”

  后来,藤梯变成钢梯,吉伍尔洛爬一趟,只需两个小时。另外,山上还通了网络,手机是满格4G信号。“妈妈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发微信。”知道了这些变化,妈妈便不再催吉伍尔洛回西昌了。

  一个不少30个适龄儿童全部入学

  “悬崖村”幼教点教室,暂时租用吉巴日洛家堂屋。门前,竖起了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刚建起时,只来了几个孩子,吉伍尔洛便挨家挨户去家访做工作。一次没说通,两次,三次,直到家长答应为止。

  目前,全村30个适龄儿童,全来了,一个不少。

  “藤梯路时,村里很多人觉得读书没用。钢梯搭好后,大家也变了,觉得一定要让娃娃读书。”阿土列尔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当地人终于意识到,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贫困。

  幼教点的作息时间,上午10点半上课,下午4点半放学。

  下午3点,课外活动。吉伍尔洛和甲拉曲洗带着孩子们,走出教室,唱着汉语儿歌做游戏。

  “去年这个时候,孩子们还不会说汉语,听不懂我讲课。”吉伍尔洛说,孩子们年龄结构也不一致,教学很是费劲。她和甲拉曲洗商量后决定,把孩子们分成两组。年龄小的,教汉语拼音、做游戏。年龄大一些的,教识字、加减法等。如今,孩子们不仅都会说普通话了,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开朗大方了。

  说话间,下午4点半到了。孩子们放学了。

  带着3岁弟弟某色拉作,某色阿花朝200米外的家走去。在路上,某色阿花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青翠的山林里……”稚嫩响亮的歌声,荡漾在青山之间。

  

  9月22日,沼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勒尔组,当地村民组成的“背夫队”爬钢梯运物资。

  悬崖村特写/

  2550级钢梯 年轻背夫每天上下两三回

  为人背东西每次最少能挣50元

  站在美姑河对岸的半山腰上,隔河相望,通往“悬崖村”的绝壁钢梯,像一条长龙蜿蜒而上。据统计,钢梯共用近6000根、120吨钢管,梯步2550级。

  藤梯变钢梯之后,每天,行走在2550级钢梯上的人,除慕名而来的外地人,还有一群新职业人的身影:背夫。这些背夫,都是悬崖村的小伙子,他们靠为人背东西上山赚取收入。

  村里巨变 吸引青壮年陆续回家

  “以前,村里男孩长大成年,绝大多数都会选择外出务工。”村支书莫色子古说,随着村里悄然发生变化,包括吉伍尔洛在内的20多个青壮年,陆陆续续回来了。小伙子们回村后,第一份职业就是“钢梯背夫”,“他们都很年轻,最大的30岁,最小的20多岁,全部正当年。”“外来的人,有物件要带上山,靠他们自己是不可能的。而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却不是问题。”吉巴日洛说,他回村,同样也当起了“背夫”。

  钢梯“背夫” 每趟最少能挣50元

  上午9点,在山脚公路边,接到要背六个背包上山的生意,吉巴日洛叫来某色拉洛、俄底长江、俄底曲正、俄底个哈,力气最大的某色拉洛背两个,其余四人一人背一个。和藤梯相比,钢梯要安全很多。“往上爬时,不再担心会掉到悬崖下去。”某色拉洛说。

  负重从钢梯往上,说起容易,其实并不容易。在一段垂直度几近90度的钢梯处,某色拉洛要把四肢全用上,才上得去。

  站在最陡梯步前,某色拉洛伸出右手,抓牢梯步,再伸出左手,抓住护栏,双手一起用力,这才迈出右脚,踩稳梯步。每上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不小心点不行,踩滑了,会磕到小腿,痛得很……”

  爬完最后一步钢梯,某色拉洛把背包放在地上,脱下衬衣,一拧,水直往下掉。“钢梯有两段最陡,背上东西重了,非常累人!”某色拉洛说,他们喜欢把重量控制在40斤以下,这样才不那么累。

  半个小时左右,吉巴日洛他们回到了村里。放下背包,五人又下山接活去了。

  吉巴日洛说,背三四十斤东西,他们从钢梯上山,大概花一个多小时。空手上山,只需40分钟。村里小伙子们在钢梯上当起背夫后,几乎每人每天都要上下来回两三次,“每次最少能挣50元。”

  致富门路 正向悬崖村民敞开

  在凉山农商银行赞助下,某色拉洛家有了五顶帐篷,还开起了小卖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靠出租帐篷和小卖部生意,他家收入翻了两番。某色拉洛说,农商银行授信他家可以贷款20万,等狮子山索道可以用了,机械运上来,他先用这笔钱盖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做客栈,“我相信,依靠客栈,我家收入还会提高。”村支书莫色子古说,和某色拉洛一样,很多年轻人一边当背夫一边盘算各自未来。有的要开烧烤店,有的要把蜂蜜生意做大,还有的想把小卖部扩成超市……“想法多,说明村民思想观念在改变,大家都在努力寻找致富门路。”

  悬崖村聚焦/

  悬崖村蝶变

  用上WIFI 将成旅游景区

  2016年5月,因为媒体的关注,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勒尔社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有了“悬崖村”的名字。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在当地精准扶贫帮扶下,“悬崖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化之一

  藤梯变钢梯 上下山更安全

  从2016年8月开始,州、县两级财政共投入100多万元,将“悬崖村”原来的藤梯换成钢梯。当年11月,钢梯建成投入使用。

  钢梯路共用了近6000根、120吨钢管,组成了2550级台阶。与原来藤梯相比,更加牢固、安全、好走得多。同时,钢梯“裁弯取直”,节约了三分之一的路程,村民上山至少少走半个小时,下山则更快。钢梯全部喷了防锈油漆,寿命可达10至20年。

  变化之二

  4G信号满格 村民用上WIFI

  2016年5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首次来到“悬崖村”时,手机信号非常微弱,要打电话,得到村后山坡上去寻找信号。今年“悬崖村”手机4G信号全部满格。同时,两家通信运营商从山下将光纤拉到了山上,并赠送了一批上网设备和电视机顶盒,村里从此有了WIFI信号。如今,“悬崖村”村民基本都用上了智能手机,每天用微信、QQ与外地朋友交流,也喜欢打开手机看新闻。晚上回到家,还能观看高清电视节目。

  变化之三

  村民思想更活 致富路更宽

  去年,通过村民大会商议,“悬崖村”成立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养了400多只山羊、80多只绵羊。村里还充分利用自然条件,在山上种植核桃、青花椒,山下种植脐橙。

  钢梯架设好了,网络进村了,村民的思念和观念也发生了改变:想办法种核桃、种花椒、养羊、养蜜蜂……都在努力想办法寻找致富门路;重视教育,都将孩子送到学校读书;一些在外打工的村民,也回到家乡准备创业。

  变化之四

  搞旅游开发 山村将变景区

  地处大凉山腹地的“悬崖村”,有着峡谷、溶洞、温泉、原始森林等丰富的旅游资源。下一步,“悬崖村”如何走?答案是变身为景区。目前,成都一家公司已和昭觉县签约,拟投资3亿元,分两期对“悬崖村”—古里大峡谷景区进行旅游开发。第一期已启动,将建设游客集散中心、“悬崖村”索道、索桥、古里峡谷栈道、悬崖村体验险道及其他旅游附属设施。第二期将建设到山顶平台的索道、云顶度假村等。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