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已登记捐献志愿者4000余人 影响着身边人

2018-07-04 09:12:00 来源: 大众网-半岛都市报 作者: 徐军李红梅

  

  在奉献林纪念碑前,志愿者们给小九月献花。

  本版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徐军李红梅(署名除外)

  小九月撒爱人间,回到了属于她的天堂,在青岛,还有众多的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们,他们在被小九月感动着,也准备将来延续小九月的大爱精神。青岛登记捐献的志愿者已达4000余人,近日,记者走进青岛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队伍中,了解他们奉献爱心、志愿服务的故事。

  献血者成了捐献志愿者

  青岛市红十字遗体器官(角膜)捐献者大队的负责人陈刚介绍,大队现在有28人,曾经或现在都是无偿献血者,在献血的同时也做公益服务。

  管庆进献血已有21年之久,今年还获得了市中心血站颁发的“终身荣誉奖”。早在2003年,才40多岁的他就和妻子提出过将来去世后捐献遗体器官的想法,但遭到了妻子的拒绝。此后每遇到一些遗体器官捐献的报道时,他就在妻子耳边说上几句。这样坚持了十年后,妻子终于同意了。

  当然,他们中还有没得到家人同意的,曹东坡想成为捐献志愿者已经数年了,直到现在还在给不肯签字同意的母亲“做工作”。

  9位村民集体加入

  陈刚说,大队的每一个志愿者都是一个遗体器官捐献的“流动办公室”。在他们每个人的随身包里,都有《青岛市遗体捐献申请登记表》。如果有人想填表成为捐献志愿者,可以拨打之前在网上公布的电话联系他们,“如果申请人方便,我们就请他(她)来奉献厅,填表的同时参观了解以往捐献者的故事。如果申请人不方便,那么我们就把登记表送到申请人家里。”

  志愿者王卫和丈夫蓝孝利,两人在2012年就双双填写了登记表。现在,王卫又成了一个“流动办公室”。

  去年,李沧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士拨通了王卫的电话,说自己的公婆想要两份登记表。接到电话后,王卫把登记表送到了该女士家中。随后几天里,王卫和另一位志愿者魏文团又多次接到这位女士打来的电话,“有时候是再问我们要登记表,有时候是不知道怎么填。”两位志愿者前前后后登门五六次,最终,不仅公婆要申请捐献,这位女士及丈夫、儿子也填了登记表,一家三代都成为了捐献志愿者。

  “2015年,我加入捐献志愿者队伍后,经常在微信里发一些做志愿服务时的照片。一些朋友、亲戚看到后也会咨询我。”志愿者金荣华说,已经有近10人从她那里领过登记表。 

  近些年来,岛城还涌现了一些集体签登记表成为捐献志愿者的感人事迹,他们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周边的人。

  2013年,即墨有9名村民集体签登记表,成为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59岁,最小的36岁,其中有两对夫妻。“带头人”潘明灿当时50岁,在那之前,潘明灿患有严重的肾功能衰竭,经过与病魔抗争,他大病痊愈。2013年7月份,经过与当地红十字会联系,他填写了捐献遗体申请书。之后,经过沟通,他的妻子也加入到了捐献志愿者的队伍中来。两人捐献遗体的事情很快在村里传遍,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一共有9位村民加入了志愿捐献遗体的队伍当中。

  除了同村村民集体签登记表外,还有全家集体签登记表的故事。城阳上马北程社区的孟凡彬是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2017年5月,孟凡彬联系了城阳区红十字会,这次是要签登记表,而且是一家四口:他、妻子、父母。然而,就在三个月后,孟凡彬的父亲突发疾病去世,孟凡彬帮父亲完成了遗愿:捐献器官和遗体。

  根据青岛市红十字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3月,全市已登记捐献志愿者4000余人。

  做公益只是为了图个乐

  志愿者们每周三天在青大医学部生命奉献厅值班,遇到捐献者送别仪式,大家忙前忙后做服务。市中心血站有献血活动时,大家还去献血现场帮忙。然而他们没有公益活动的经费,甚至做志愿服务时的饭钱都是AA制。“实际上就是喜欢,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段,五六十岁,不为别的,就是在这些志愿工作里找到了快乐和自我价值,谈不上伟大。”管庆进向记者说。

  小九月捐献器官的故事经媒体报道之后,志愿者们明显感觉到身边有更多人对遗体器官捐献有了更深的理解,咨询他们的人也多了。“昨天老战友聚会,一半的时间都在聊小九月的故事。同时,也有人开始对遗体器官捐献主动了解了。”陈刚告诉记者。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