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眼中流淌着璀璨的银河,怎能让人不沉醉

2018-09-30 18:12: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大众网青岛9月30日讯 2018 年 9 月 22 日,我们迈出了连接“她”和“她”的第一步。

  单向空间联合 She’s Mercedes 打造的智荟空间,在方所青岛店成功地举办了女性系列沙龙活动的第一场“文学之夜——我最喜爱的女作家”。

  在本次沙龙当中,专栏作家水木丁、媒体人兼作家绿妖、知名编剧柏邦妮,在现场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谈,同时她们还和现场观众聊了聊她们最喜爱的女作家,与大家分享女性关系的另一种维度。

  

  水木丁

  

  绿妖

  

  柏邦妮

  在单向空间 x She’s Mercedes 的智荟空间内,“女性与女性之间的关系”开始剥离以往的传统解读,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不是“脆弱”、“嫉妒”与“战争”,而是“坚强”、“支持”和“分享”。

  这正是 She’s  Mercedes  自 2015 年以来打造汇聚力量、启发灵感的女性社区的初衷——联结世界各地女性,供她们交换观点,释放最好的自我,从彼此身上汲取灵感与力量,激励更多女性勇敢追求梦想。

  在未来的三个月里,像“文学之夜——我最喜爱的女作家”这样的活动,还将在贵阳、长沙和杭州继续。She’s Mercedes 将继续与单向空间一起,不断集结女性智慧,让勇于思考的女性朋友们飞扬灵感,以全新的视角和平台,见证世界的不断创新,遇见知己,更看见自己。

  

  这一次的“遇见知己,更看见自己”,先从女作家们开始,她们是群体中的“叛道离经者”、“更懂女性情绪的女人”。

  回顾往昔,年少爱过的文字就如曾陪伴长大的姐姐,是她们成就了现在的我们。我们怀着眷恋之情,不忍诋毁和鄙视。——柏邦妮

  小时候,我们可能都为琼瑶笔下的爱情流过泪,为三毛的敏感脆弱伤过心,现在想想可能有点脸红、害臊,甚至开始瞧不起曾经那个为琼瑶、三毛落泪伤心的自己。

  就像柏邦妮老师说的,我们也没必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去看。我们对于一个女作家的认知和领悟都是一个进阶的过程。

  从以前的三毛、琼瑶到现在铁凝、王安忆、门罗,这样慢慢的进阶,渐渐地就看到更纯文学的过程,只有在这种逐渐学习的过程当中,你的认知才会有被唤醒的基础。

  

  将你曾经喜欢的作者放到现在,可能她的作品会处于一个相对比较低阶的流行文学,可能她的观念或者分享的东西和你的审美取向和知识架构产生了分歧,但这并不妨碍你曾经(或者现在)对她抱有的仰慕之情,毕竟是她的文章唤醒了你对阅读的认知,你从她的文章当中汲取养分,你肯定不忍心去诋毁,因为你心中还会对她怀有美好的情感。

  在女性前进的道路上,她们并不是孤单一人,她们从前人那里汲取营养,在身边的女性身上寻找力量。

  以前的女作家们因为社会条件的限制,在写作的时候往往都是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进行书写,但是纵观整个文化大潮,其实女作家们都是在朝一个方向前进,偶尔会看见彼此,也会包容彼此的差异,但更多的还是对作为女作家的身份的认同,对文学的热情支撑着她们、安慰着她们。

  一个创造者应放下“我执”,认同自己,满怀确信之心,勇往直前。——水木丁

  在写作最初,水木丁老师经常会因为别人夸奖“不像是女作家写的东西”而沾沾自喜。因为在那时,她觉得这是在夸她,说明她写的像男作家的作品一样——大气且有充满力量,而不是像女性作家的作品那样空泛、肉麻、无病呻吟。

  在这样的“夸奖”之下,水木丁老师曾经一度“迷恋男性力量”的写作模式,到后来却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最后她想明白了,作为一个女性作家,却又想把自己变成男性,这是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有问题。假装别人,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放弃了对自己的信任。

  我是一个女人,我不需要去证明我是一个女人,而且我也不需要去写的像一个男人,我才是好的。

  一个做创造的人,一个作家,当你对自己都不能够真诚地去面对,甚至不够自信,不敢说我是谁,我就是谁的时候,是创作不出来好的东西的。

  再接着那种“男性力量写作”的观点聊,女性作家写出来的东西就一定空泛、肉麻、无病呻吟吗?

  并不是。

  绿妖老师喜欢萧红的写作,她喜欢萧红那种一字一句都要斟酌、精简的俭省力量。

  萧红,一个开始就有写作者的那种自我意识的女作家。在生活贫瘠的年代,萧红将自己内心的火热倾注在作品之中,但她并没有用极尽华丽的词语修饰,反倒只是挑拣最有必要的词和字去书写自己的内心。

  

  在农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萧红

  一句话高度概括了一本书,一辈子,一代人,一个世界。可是这么厉害的一句话却让她说的那么朴素,甚至是冷漠。

  这种力量让绿妖老师迷恋至极。在萧红的《生死场》里有一种无我的存在。你看不见,但是她一直都在,但她也没有给读者眼中隔阂的感觉,而是让你身临其境的去感受书中的力量。写的很残酷,也敢下笔去写,给你看似冷漠旁观的感觉,也能给你想要活下去的热血。

  的确,男性在特定的某一方面的确是力量的代名词。但紧盯着强有力,往往就会忽视柔软亦是力量。

  你首先要认同你自己,你才能够得出好的作品。一个人如果是拧巴的、不顺的,其实你是做不了好的创作的。

  这句话正是印证了电影《美食,祈祷和恋爱》(伊丽莎白·吉尔伯特作品)中的一句话:“女人一生最重要的关系是和自己的关系。”(The most important relationship a woman has, is with herself.)

  

  但由于种种原因,女性的意识会给人一种被灌输出来的感觉,这样的灌输,往往会让女性变得很矛盾。

  很多女孩小时候都听过这样的说法“女孩子数学不行,就学文科吧,长大当个秘书”,女孩子长大了也有听过“工作做得再好有什么用,将来还不是要回家带孩子”……

  有的女作者们也不例外,在写东西的时候,老想着谁读这本书会怎么样,老是把自己带入另外一个人的视角而忘记自己才是创作人的身份。

  这样拧巴的态度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潜意识带着偏见长大的人,并不会自由。只有当被当做一个人看,不是男性,不是女性,不是男作家,也不是女作家,仅仅就是一个人、一个作家的时候, Ta 才是最自由的,可以肆意舒展。

  成熟女人的眼中流淌着璀璨的银河,映照经时间沉淀的百态人生。——绿妖

  最近,“30 岁的女艺人只能当妈”这话题又被拿出来讨论了一番:30 几岁的女演员只能演“妈妈”,50 几岁的女人必须要有满满的“少女感”。

  演员如是,女作家亦是如此。

  绿妖老师曾经觉得写作也是一个吃年轻饭的工作,她可以想象自己 20 多岁在写,30 多岁在写,40 多岁在写,但她不敢想象 50 几岁的她还能不能写出东西来。

  直到她读了门罗,82 岁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她觉得门罗惊为天人,这时候绿妖老师才意识到原来 60 岁、 70 岁女人的世界还是一样的,有丰富的生活,有惊人的阅历,更有积累一生的爱恨情仇。

  

  打开这位 80 岁老人的生活,她就是一条璀璨的银河,她不是一个 16 岁的少女可以比拟的,而是像她的故事里面的那样,所有的情感真挚动人,蕴含深情。原来 60 岁不只有广场舞,她还有一个丰富的银河系。

  两个小时的交流接近尾声,三位女作家,坐在观众的面前,剖析自己喜欢的女作家。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同行相轻”,而是大家分享个人的生活经历和经验,用自己的感悟告诉所有女性该如何不断地激励自己,做自己;如何利用阅读去汲取更多的营养,提升自我;当女性力量被轻视的时候,如何用柔韧、滴水穿石般的力量去解决问题。

  世界这样丰富多彩,每一个独立的女性都可以积聚力量,走出一条精彩的自我之路。当然,我们更愿意将越来越多的女性力量传递出去,分享出去。

  当女性睿智力量汇集在一起,我们就可以见证世界的不断创新,也为众多女性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平台去发现更好的自己,主导自己的人生。这也正是 She’s Mercedes 所坚信的,“她力量”改变世界——点亮自己精神的同时,更能遇到思想上的同道,帮助彼此拓展思维,重塑女性理解世界的方法。

  在“遇见知己,更看见自己”的道路上我们还在继续前行。单向空间 x She’s Mercedes 系列沙龙第二场将于 2018 年 10 月 20 日在贵阳启程,你准备好了吗?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